故事:不满婆婆带孩子,我赶走她另请保姆,这天查看家里监控我气炸

动漫推荐 浏览(1057)
bbin平台申搏官网

  cb05be0c97e1b748552ea52df90a1f49.jpeg

 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:钟惠存

  苏苏不喜欢她的婆婆,暗地里都是称呼她作“老巫婆”的。

  老巫婆爱美,没事就占着卫生间的镜子,翻来覆去地照,外出前必须要在里面待足30分钟,出来时就是花枝招展的了,喜欢穿小姑娘的白色裙子粉色T恤,还要追着撵着人家问好不好看。

  苏苏对她这种“时尚”是顶嗤之以鼻的了,这也就算了,让人忍不了的是,婆婆喜欢私底下在老公大志那里挑拨离间,一下子说苏苏花钱大,怕是贴补了娘家,一下子说她好吃懒做,家里的事一概不操心,这就让苏苏很不服气了,她也挣钱的好吗?

  要是她能舒舒服服地靠着老公大志养活,她还巴不得做个低眉顺眼的小贤妻呢。

  婆婆经常一边炒菜一边嚷着“哎……真是活够了哦……一辈子累死累活的……”又或者“天气好热啊,做饭做得头发晕哦……”,她知道婆婆这话是说给她听的,表彰自己的劳苦功高的同时,再顺带着讨点她的心疼。

  但苏苏这人,你叫她干活干到累死都行,你叫她说好听话,她光想一想身上都会起鸡皮疙瘩。在单位里,她可是出了名的“拼命三娘”,光埋头做事,从来不玩什么幺蛾子,平时能不说的话尽量不开口,大家也都信得过她。

  这点大志和她完全不一样,大志那张嘴像抹了蜜一样,每次出点什么事,总是这边插科打诨,那边阿谀奉承,所以和婆婆住在一起半年,基本上也没干过仗,有什么事她都找大志念叨,大志那边也能宽慰安抚她一下,总之,很多事不就是赌一口气评一个理吗?

  只要男人不是瞎的就成,其他的按缘分来吧,她也不是个忘恩负义的人,每次去商场都会给婆婆买点饰品衣服什么的,婆婆爱美,她也只能这样“报答”她了。

  这天,苏苏一大早就买了一个猪蹄,吩咐婆婆晚上炖了吃,结果第二天了,猪蹄还在冰箱里冻着,苏苏问她“妈,猪蹄怎么没炖呢?”

  婆婆眼睛一斜“我儿子不喜欢吃,我也不喜欢。”

  合着她喜欢就不成了是吧?苏苏不是不明白婆婆的意思,她是嫌苏苏最近逛街有点多,要拿出点做婆婆的威严来。

  猪蹄的事件她已经有些暗戳戳地不爽了,结果晚上睡觉之前,她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,翻起来大志的手机,看到婆婆居然给他发了信息,苏苏觉得很奇怪,一家屋檐下,有什么事可以当面说,何必要发微信呢?直觉肯定跟她有关,结果她打开聊天记录,肺都气炸了。

  婆婆说,“妈老了,天天在你家做牛做马,还要看你媳妇脸色,妈想回家。”

  大志回她“妈,她也就那脾气,改不了了,我知道你委屈就行了。”

  “我在这里还不是她得了好处,又不用做家务,也就搭把手带孩子,不知道摆臭脸色给谁看。”

  “我私底下说说她,你别见气,妈,你才是我最重要的人。”

  有些事不看到还好,看到了就不得不生气了。

  大志的谄媚她不是第一次见识,当着苏苏的面又是一套,说苏苏才是他最重要的人。

  苏苏的鼻子冷哼一声,婆婆有这么委屈吗?平常做做饭打扫家务,也从来没人挑过她半点差错,苏苏下班一到家,马上就把孩子往她怀里一塞,逃难似地跑开了,她还不知道她打的什么算盘?就是见不得苏苏讨闲了,硬是要她也体验体验带孩子的辛苦。

  有次苏苏把孩子放腿上夹着办公,孩子不知道怎的,对着键盘一顿乱拍,把她一份文件给拍没了,整理那东西花了她三天时间,只差收尾就大功告成了。

  苏苏在卧室哭得稀里哗啦的,还要轻点声不能被发现了,不然婆婆就会怪她是自己不小心,不能怪孩子,下次注意巴拉巴拉的,苏苏只好抹一抹鼻子将眼泪擦干,把娃带到客厅,婆婆正瘫坐在沙发上嗑瓜子追剧,她喊“妈,你带一下冰冰,我要做事。”

  婆婆轻飘飘地回一句“有事带到公司去做咯,家里是休息的地方。”给苏苏气个半死。

  苏苏想,这样逃避也不是办法,得找个机会好好谈一下,毕竟住一起就有没完没了的矛盾,大家有什么事都藏着掖着,忍着,太累。

  她也知道婆婆辛苦,操劳,但是她何尝又不累,最近分配给她的任务又繁重,领导将要一个月才能完成的任务给她浓缩到一周,还规定她一定得搞定,而冰冰的幼儿园那边又组织了一个什么家长活动。

  班主任点名要苏苏来主持,说苏苏有气场,有魄力,逻辑强,她那话说得斩钉截铁的,叫她也拒绝不得,所以两边都得准备妥当,两边都得罪不起。

  于是最近就连吃饭,在马桶里蹲着,她这脑子都一刻不停地在整理资料,记背重点,整个人的神经都绷得紧紧地,像一根拉到极致的弦,再稍微使点力就断了,而冰冰还好赖不赖地跟块糖似地粘着她,抱她的腿喊“妈妈妈妈,给我讲故事……妈妈妈妈,给我讲故事……”像个复读机一样,重复循环着这几句话。

  她心里烦极了,又不敢发作,怕把好不容易捋清楚的思路给赶跑了,于是嘴巴里敷衍着,“妈妈等下陪,等下……”脑子却像行星一样飞速运转,她正在思考一个重要的问题,那内容乱七八糟地在她头脑里堵了很久,找了各种办法都没解决。

  她的样子就像便秘一样,憋着,忍着,就等着通气了,任凭脑子里的挖土机在轰轰地运作,快了,就快了,就快要接近答案了,就要像抽水马桶一样通了。那千钧一发之际,冰冰却突然往她腿上狠狠咬了一口,叫她疼得狂叫一声,那灵感“突”地一下,全跑去了九霄云外,她惊呆了,接下来是冲天的愤怒,最后简直是伤心欲绝了。

  然而婆婆居然还在一边幸灾乐祸,“冰冰,来奶奶这里,奶奶最疼你了,妈妈不疼你。”她眉开眼笑的样子,像发生了什么天大的喜事一样。

  要是平时这样说,苏苏还能忍,当作是玩笑话就过去了,现在本来就一肚子火,没地方发泄,明天就要提交版本了,今天还是一团乱七八糟的资料,而冰冰倒好,还学会了咬人,她那咆哮着,呼喊着的怨气一下子就没憋住

  “你什么意思?我的孩子我不疼,你疼?”她指着冰冰。

  “你瞪什么瞪,你每天回来什么都不管,只知道乱发脾气。”婆婆抱着冰冰,一脸不爽。

  “我不管?你儿子要是能一个人养家,我也不想请你过来!”苏苏抱着手臂,下巴指着她。

  “哟呵——你这是赶我走咯?”婆婆插着腰,“别忘记当初是怎么求着我来你家的。”

  “那是你儿子要,不是我,我没求过。”苏苏说的是实话,但是也不全是实话,当时她也有几分期待叫婆婆过来带孩子,一是省钱,二是现在的保姆都不牢靠,两口子都是上班族,万一出点什么事,也没人知道。

  “行啊!”婆婆的眼睛红了“我走,我明天就走,我知道你看不上我,我还看不上你呢!一天到晚就知道买,也不收拾家里。”

  “用你的钱了吗?我用的是我自己的。”苏苏也不甘示弱。

  “行,你会挣钱,你能耐,我走,我回家,我再不来你家了。”婆婆拉着冰冰的手,“冰冰,奶奶走了,是你妈赶我走的。”她转过脸来朝苏苏喊一嗓子“没教养,呸。”

  苏苏想回嘴,把她的不满都一股脑倒出来,她想问婆婆每天去跟那老头子约会三次,经常过了饭点才想起做饭是个什么意思,她想问婆婆每天把她的内裤扔到一边,只给大志洗是个什么意思。

  她想问婆婆每天当着孩子的面说她不负责任,不是个好妈妈是个什么意思,但是最终她还是没说出口,一方面是因为婆婆的泼辣,她不一定吵的赢,另一方面是,冰冰看着剑拔弩张的两个人,吓得缩成了一团,一直捏着婆婆的袖子说“奶奶别吵了,妈妈别吵了……”那样子委实可怜。

  当妈的心,孩子还是最重要的,况且婆婆也说要走,她想好了,她是绝对不可能挽留的,其实前几天她就在托人找保姆了,一个熟识的朋友给她介绍了个亲戚,据说是她自家堂嫂,挺老实可靠的,所以总体来说还是蛮放心。

  当晚大志一回家,她妈就赶紧收拾东西,第二天一大早就拿着行李飞也似地跑了。

  “你舒服了?”大志盯着她,一脸地厌恶。

  “你什么意思?”苏苏尽力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其实她心里也有些难受,婆婆在这里也住了半年,说没感情那是不可能的,但是还能怎样,事情都发生了,再说叫她每天防着她哪天不爽了,又在大志面前嚼舌根,她也如履薄冰。

  “那是我妈,我妈再怎么不好,也比保姆靠谱!现在保姆虐待孩子的那么多,万一要是我们摊上了,怎么办?”

  “你少来了,我这是同事家的亲戚,是知根知底的,你知道我这人,一般人我是看不上的。”

  “最好是这样,冰冰要是有什么事,我饶不了你。”大志恨恨地说。

  苏苏知道这次大志是真的伤心了,平时他都是一个阿弥陀佛的先生,从来不说半句重话,他爸死的早,都是他妈拉扯着他长大,他的底线就是他妈,这下他妈走了,虽然他也没说什么,但这心里肯定是不舒服的。

  其实大志也不属于那种愚孝男,他一开始就很清楚地告诉苏苏,他没打算让他妈长期住这里。

  大志说了,这几年孩子太小了,需要人接送,暂时哄着他妈,等孩子大了再将她送回家,反正他知道她俩性格不合,过不到一起去,再说他妈还有一颗少女心,要人哄,所以让苏苏多担待些,反正跟她过一辈子的人是他,不是他妈。

  话是这样说,但苏苏是什么样的性格他还不知道吗?她就是虚伪不来。

  不过这也就是婆婆悲惨的地方,爱听哄,外面那些男的稍微给点甜头她,她就以为人家对她是真爱,其实在这点上,苏苏是有些瞧不上婆婆的,就拿婆婆经常为了约会忘记做饭,接娃来说,这种事是绝对不可能发生在冰冰的外婆身上。

  另一方面她觉得婆婆挺可怜,这辈子也没碰上个知冷知热的好男人,还被人骗过几次钱,她每次都气汹汹地跑回来跟苏苏吐槽,说自己看走了眼,看到婆婆一脸衰败的样子,苏苏是暗戳戳地有些觉得好笑的。

  很奇怪的是,婆婆从来没有夜不归宿过,在这方面,她是由衷敬佩婆婆的节操,不过这人都走了,想这些有什么用呢,只能徒增伤感,好在保姆很快就上岗了。

  保姆姓曹,一副膀大腰圆的农村妇女样,皮肤黑得发亮,一副粗声大气的嗓子。

  她一开始就跟苏苏表明,说丑话在前头——她的工资每个月得4500,因为要管带娃和做饭,但她说自己能吃苦,有什么事尽量吩咐,就是工资不能拖欠她。

  苏苏特别喜欢这种有话直说的性格,不藏着掖着,不像婆婆,有什么都憋在心底,私底下在大志面前添油加醋,而且曹阿姨确实特别勤快,眼里有活,最重要的是,还挺善良。

  曹阿姨最常说的话就是“我来我来!”

  “我来盛饭!”或者“我来收拾。”而苏苏最最喜欢的是那句“我来带冰冰!”

  苏苏强调了又强调,内裤不需要她洗,但好几次苏苏敷好面膜准备去洗内裤的时候,曹阿姨已经乐呵呵地给她用手搓好,晾上去了。

  曹阿姨烙了一手的好煎饼,苏苏说喜欢吃煎饼,曹阿姨就变着花样烫,今天是韭菜馅,明天是香菇馅,后天是芹菜馅,一天一个花样不带重复地,给苏苏吃得是眉开眼笑。

  苏苏加了曹阿姨的微信,发现她的K歌里面已经收录了100多首歌,苏苏问她

  “阿姨,你喜欢唱歌啊?”

  曹阿姨的脸上马上起了一朵红云,可爱极了,忙摆手说“唱的不好……你别笑我啊。”

  “每个人的爱好不同啊,我也挺喜欢唱歌,这周末一起去唱啊。”

  “花那个钱干嘛呢,你们也不容易,省着点用,我女儿也跟你一般大,我把你当女儿!”曹阿姨拍怕苏苏的手。“你要对自己好一点,我看孩子的爸爸也不怎么带孩子,你工作辛苦,真是不容易啊!”

  苏苏很感动,像这种知冷知热的保姆已经不多了,她感觉自己的简直是好运爆棚了,第一次就请到这么好的保姆。

  婆婆平常虽说是叫她省钱,但是也就是叫“她”省钱,该她儿子和孙子用的还是一分不少,大志的衣服都是几千几千地买,冰冰买玩具她也从来不会心疼,而苏苏呢,她的衣服就三四百块一件,就品种多了一些,婆婆就经常嘟囔,说她又败家了,又乱买了,叫她烦得不得了。

  最让她感动的是,冰冰在她的调教下,也老实了很多,以前婆婆偷懒,经常把冰冰往她房间里赶,但是曹阿姨不会。

  她会教冰冰堆积木,有次她从门缝里偷偷瞅他们俩,发现冰冰特别认真,以往冰冰堆积木,婆婆总是要在旁边插一下手脚,一下子说这样堆,一下子说那样堆,而曹阿姨在一边只是很安静地坐着,偶尔看一下手机。

  冰冰遇到了难题,看了一眼曹阿姨,曹阿姨没吱声,他就自己想办法去了,画面和谐得很,孩子确实要自己动手动脑,才会有进步,大人可不能干涉太多了。

  在育儿理念上面两人也惊人的一致,曹阿姨说,孩子不能太娇惯,摔倒了得自己爬起来,衣服不能穿太多,怕热出病来,苏苏以前为了这两点不知道跟婆婆干过多少次仗。

  婆婆总是担心孩子冷,大夏天都要捂着长袖,冰冰一有点什么病痛就“小祖宗长,小祖宗短地叫”,日常里什么都不用吩咐,全部提前给冰冰做好,冰冰跟他奶奶一起,连脑子都不需要动,就当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小皇帝了。

  曹阿姨也很贤惠,从来都不会像别家的保姆那样打听这个打听那个,她对于自己的工资似乎很满意,经常对苏苏说自己是上辈子积德,碰到苏苏这样善解人意的人家,再苦再累也甘心。

丝巾,不管丝巾的质地如何,曹阿姨都会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样,直夸苏苏对她太好了,又吩咐苏苏不许再花钱了。

  “下次再买我就生气了!”她粗着嗓门,那声音听起来倒让人更觉得踏实,这时苏苏又会拿曹阿姨和婆婆作对比,婆婆不同,婆婆会挑价格,挑款式,挑性价比,埋怨苏苏的钱花的不值得。

  总的来说,保姆比婆婆好,她得出了结论。

  特别是最近加班很辛苦,她每天都要熬到10点,到家都已经疲劳不堪,站在门口掏钥匙的时候,曹阿姨就把门打开了,好像是专门候着她一样,没有什么比劳累了一天有个人在家里侯着还让人心暖了,这个时候冰冰早就睡着了,家里也收拾得非常干净整洁,曹阿姨的围裙还没解,屋里的灯光很昏暗,

  “你想吃点什么?”曹阿姨问她。

  苏苏忙说不用了,曹阿姨去厨房端了一碗红糖水“我看你最近例假来了,喝点红糖水吧!我们老家的红糖,可滋补了。”

  “谢谢你啊,曹阿姨。”

  “不客气啊,你跟我女儿一般大,我是把你看作我女儿的。”曹阿姨强调道。

  大志最近也是早出晚归,3岁的冰冰现在完全是交给曹阿姨来照管了,大志问她“家里要不要装个摄像头?”

  “你别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曹阿姨不是那样的人。”见苏苏讲得那么肯定,大志也没说什么,毕竟家里一直都是苏苏在操心,也没出过什么纰漏,在他心里,苏苏是比他强上许多倍的。

  幼儿园的班主任说,冰冰最近总是闷闷不乐的,问家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,苏苏想这孩子应该是想念自己的奶奶了,再加上两口子最近都忙,也没好好陪他,想必是心里有些不乐意的,刚好这周双休,想带冰冰出去玩。

  冰冰的兴致并不高,一直在问“曹阿姨去哪里了。”

  苏苏说“阿姨休息啦!”

  “那他明天还来吗?”冰冰怯怯地问。

  “来啊,你想她了吗?”

  冰冰没说话,指着气球说,妈妈,我想要一个。

  “好的,宝宝。”苏苏摸了一下他的头“你是不是想奶奶了。”

  冰冰含着一口饭哭起来,哭得很委屈,甚至抽了起来。

  “怎么啦怎么啦!”苏苏拍他的背。

  “我不要阿姨,我要奶奶。”冰冰哭得更厉害了。

  “阿姨不是对你很好吗?宝贝”苏苏将他揽入怀里。“告诉妈妈,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啊?”

  “我就不要阿姨,要奶奶。”冰冰哭得更厉害了。

  回家以后苏苏的心里的犯堵,冰冰的情绪这么大,肯定是还没接受婆婆的离开,他虽然闷在心里不说,但是有几次幼儿园的老师说冰冰在梦里喊奶奶,一边喊一边哭。

  她又想,莫不是曹阿姨对他不好,可她又不像是这样的人,看她平时带冰冰也挺耐心的,可能确实没有熟悉,还需要时间,她突然想到大志说往家里装摄像头的事,她想了一下,装比不装好,怎么样也是防个意外吧!还能防贼。

  摄像头很快就装好了,买的针孔式,她总不能告诉曹阿姨她是对她不放心,才在家里装摄像头的吧!不过她也没怎么看,翻了几次vcr以后发现一切都很正常,曹阿姨每天除了做饭,接送孩子,就是窝在沙发唱她的歌,很有规律,挑不出什么毛病。

  只是冰冰似乎越来越不粘她了,也不粘曹阿姨,他经常一个人放学以后就待在房间不出来,叫苏苏看着心疼。

  有天晚上,她想起找大志好好谈一下,到底冰冰是怎么了。

  “哎,你别把烟灰落在床上了。”苏苏极度讨厌大志躺床上吸烟。

  “喔。”大志起身走到窗户旁,他穿着一件大裤衩,中年人的肚子已经隆起来了,显得别样滑稽。

  眼前的这个男人,让苏苏蓦地感觉有些凄凉惭愧,她跟婆婆那样干仗,气走了婆婆,他都没舍得骂她一句,大志在他妈面前虽然耍贱,但是总的来说还是护着她的,她也知道,他不哄他妈,按他妈那性格,那是一天都待不下去的。

  “你没发现冰冰最近有些奇怪吗?”苏苏问他。

  “还能怎么样,保姆能和亲奶奶比吗?”

  “我看曹阿姨挺好的啊,他不是发生其他事了吧?”

  “小孩子都念旧。”大志那眼神叫她有些发慌“就大人狠心。”

  “我怎么狠心啦?”苏苏有些委屈。

  “我不说,你自己去想。”大志叹了口气。

  “保姆费不是我出吗?”

  “保姆能代替奶奶吗?”

  “人家又没虐待他。”

  “不虐待他,对他应该也好不到哪里去。”大志破天荒跟他杠起来。

  “她对你怎样?”苏苏问。

  “好是挺好的,嘘寒问暖,就是有些怪怪的,讲不出来,可能是太好了吧!有些不自然”

  “我看你是贱的。”苏苏笑。

  两个人便拥在一起睡觉了。

  他俩很久以前就约定,不管什么时候,都要一起抱着睡,所以这么多年,两口子的感情一直都特别好。

  没想到第二天就出事了,还在卧室的时候,屋外面就传来“咚”地一声,接着是冰冰震耳欲聋的哭声,苏苏披着衣服赶紧跑出去,一出去就看到曹阿姨正在给冰冰揉着头,冰冰一脸委屈的样子,看到苏苏出来了,开始瘪着嘴巴,想将那哭压着不放出来,一副隐忍的模样。

  “你怎么啦?”苏苏问他。

  冰冰不说话,只是努力将哭泣给压下去,眼泪却像珠子一样止不住往下掉,平日里他受了委屈就是这幅样子,苏苏心疼坏了,将他赶紧抱在怀里。

  “宝宝,你怎么啦?”

  “阿姨……阿姨打我。”冰冰终于将那哭声放出来,然后就是大声的哭,冲天地哭,哭的叫她心都碎了。

  “冰冰你怎么乱说话呢?刚刚明明是你自己撞上去的。”阿姨往墙角一指。

  冰冰不说话,只顾着哭他的,哭了很久,大约是哭累了,他终于窝在苏苏怀里不动了,看样子是睡着了。

  苏苏没看曹阿姨,她知道冰冰有撒谎的习惯,她内心里不知是不相信,还是不愿意相信曹阿姨是那样的人,她只是拍着冰冰的后背,将他抱到自己的卧室。

  “大志。”她说,“把刚刚的监控打开。”

  大志懒洋洋地将录像调出来,接下来的一幕叫两口子的心都碎了……(作品名:《我们是一家人》,作者:钟惠存 。来自:每天读点故事APP,看更多精彩)

  点击屏幕右上【关注】按钮,第一时间向你推荐故事精彩后续。

达到当天最大量